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電影
目中無人,不敬皇權,王僧達等三人堪稱反面教材
發布時間:2019-11-16
 

當宋孝武帝劉駿繼位之后,劉宋的政治格局有了明顯的變化:寒族的影響力與日俱增,似乎已經可以與豪門士族平起平坐了。

宋孝武帝劉駿在坐穩皇帝寶座之后,立刻開始搞中央集權,軍政要務從來不交給軍政要員,而是提拔了幾個親信來協助自己處理。

時上親覽朝政,不任大臣;而腹心耳目,不得無所委寄。——《資治通鑒》·宋紀十

在這種背景下,戴法興、巢尚之和戴明寶等中書通事舍人,都獲得了極大的權勢,一時間權傾朝野,以至豪門士族都在爭著攀附他們。對于這種局面,豪門士族除了哀嘆之外,似乎也沒有什么解決辦法。

三人權重當時,而法興、明寶大納貨賄,凡所薦達,言無不行,天下輻湊,門外成市,家產并累千金。——《資治通鑒》·宋紀十

目中無人,不敬皇權,王僧達等三人堪稱反面教材


中書通事舍人相當于皇帝的秘書,通常由寒族擔任,級別并不算高。但這個職務可以每天與皇帝一起辦公,并直接對皇帝負責,所以是一個實權非常大的職務。

如果皇帝拒絕和軍政要員一起處理軍政要務,反而成天和自己的秘書一起辦公,那么皇帝的秘書們自然就可以擁有堪比軍政要員的權力。

隨著中書通事舍人的頻繁亮相,豪門士族逐漸被清理出了權利中樞,這是皇權越來越強大的結果,而不是什么“遠賢臣、親小人”的舉動。

這種加強皇權的行為,在東晉時期是根本無法想象的。

東晉剛建立的時候,晉元帝司馬睿也用過類似的方式來集權,他重用劉傀和刁協,用他們來把控朝政。

但隨著王敦舉旗造反,劉傀和刁協在第一時間被收拾出局,晉元帝司馬睿也因此郁郁而終。

在當時的豪門士族看來:這昏君(晉元帝司馬睿)放著這么多賢能君子(豪門士族代表)不用,卻整天和一幫阿貓阿狗(劉傀和刁協)湊在一起,他這是干什么?想造反嗎?

劉宋時期的豪門士族,對此一定羨慕得兩眼泛淚光。因為宋孝武帝劉駿也是成天和一幫阿貓阿狗(中書通事舍人)湊在一起,他們卻毫無辦法。

宋孝武帝劉駿的歷史形象之所以會非常差勁,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此。提拔寒族壓迫豪門士族,怎能指望擁有好名聲呢?

一說起宋孝武帝劉駿,史書總說他連基本的禮貌都做不到,經常侮辱軍政要員,還把他們調離中央政府,總喜歡重用一些毫無道德節操的小人物。

上好狎侮群臣,自太宰義恭以下,不免穢辱。——《資治通鑒》·宋紀十一

我絕不敢說,這些內容是子虛烏有;但我絕對敢說,這些內容有著極強的傾向性,而且都是站在豪門士族的立場來描述的。

如果我們站在皇權的立場來看這些事,自然會發現一個事實:宋孝武帝劉駿在試圖否定血統論和門第論,用這樣的方式來打擊豪門士族。

血統論和門第論是豪門士族賴以生存的兩大法寶,但畢竟不登大雅之堂,因為沒有哪位先賢會宣揚這種荒唐邏輯。所以他們在攻擊宋孝武帝劉駿極其寒族幕僚的時候,只能抓住個人品行和道德大做文章。

在宋文帝劉義隆執政時期,協助皇帝處理軍政要務的是王華、王曇首、謝弘微和王繒綽等人,他們都是王謝的代表人物,還有殷景仁、劉湛、庾炳之和范曄等人,也全都是名門之后。

在宋孝武帝劉駿執政時期,協助皇帝處理軍政要務的是戴法新、巢尚之和戴明寶等人,他們都是最底層的小人物,不過是因為獲得了皇帝的寵信,才得以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從這個角度來看,當時的豪門士族對此感到不甘心,我也能夠理解。但時局如此,短期內是沒有辦法解決的。

目中無人,不敬皇權,王僧達等三人堪稱反面教材


寒族不僅在中央政府與豪門士族對峙,在地方上也與豪門士族斗得不可開交。

在當時的地方政府,有一個職務叫典簽,相當于地方最高軍政長官的助理,通常也由寒族擔任,級別并不算高。但典簽直接向皇帝匯報工作,所以地方最高軍政長官通常都不敢得罪典簽。

置典簽以主之。宋世諸皇子為方鎮者多幼,時主皆以親近左右領典簽,典簽之權稍重。——《資治通鑒》·宋紀十

從名義上講,典簽是地方最高軍政長官的屬下,應該聽命于地方最高軍政長官。但由于他可以時時面圣的特殊性,使得典簽經常可以左右地方最高軍政長官的行為。

如果皇權衰弱,典簽自然什么都不是。但在宋孝武帝劉駿執政期間,皇權極其強大,所以典簽就擁有了堪比地方最高軍政長官的實權。

中書通事舍人和典簽不斷出鏡,豪門士族從中央到地方,都逐漸被逼到了死胡同。

這種政治格局,我稱之為“南朝雙軌制”:從中央到地方的主要職務由豪門士族擔任,但實權卻掌握在以寒族為代表的皇權手中。

這種政治格局早在劉宋成立之初就已經形成,但直到宋孝武帝劉駿時期才得以發揚光大并真正步入成熟。

在我看來:這是宋孝武帝劉駿留給后人最寶貴的一筆政治遺產,它使得整個社會不再被豪門士族所把持,卻也沒有讓豪門士族徹底失去尊嚴,至少重要的職位依然由他們所掌控。

這是一個官僚版的“三權分立”制度,有著不少可圈可點之處,只可惜,豪門士族卻并不這樣認為。

目中無人,不敬皇權,王僧達等三人堪稱反面教材


在宋孝武帝劉駿起兵爭奪皇位的時候,瑯琊王氏的代表人物王僧達出力甚多,劉駿對于王僧達也格外敬重。

上即位,以為尚書右仆射,尋出為使持節、南蠻校尉,加征虜將軍。——《宋書》·卷七十五·列傳第三十五·王僧達顏竣

王僧達自以為功高蓋世,目光始終盯著中央政府執政官的位置,試圖重現先祖王導的輝煌,但宋孝武帝劉駿顯然不是這樣想的。所以在寒族崛起之后,倍感失落的王僧達對此是又氣又恨,經常公開非議政府和皇帝。

僧達自負才地,謂當時莫及。——《宋書》·卷七十五·列傳第三十五·王僧達顏竣

及出,帝嘆曰:"王僧達非狂,如何乃戴面向天子?"后顏師伯詣之,僧達慨然曰:"大丈夫寧當玉碎,安可以沒沒求活!"——《南史》·卷二十一·列傳第十一

面對囂張的王僧達,宋孝武帝劉駿所采取的策略就是:我用誰都行,就是不用你王僧達,于是王僧達一再被降職。但劉駿多少還念點舊情,最多就是降職,卻沒有公然治王僧達的罪。

只不過后來發生了一件戲劇性的事,后宮也摻和進來,聯合皇權一起要了王僧達的命。

路慶之原本是王僧達家里的馬夫,后來路慶之的妹妹路惠男成為宋文帝劉義隆的妃嬪,路氏的地位得到了改變。但如果只是如此,路氏也沒什么了不起的,普普通通的外戚家族而已。

但宋孝武帝劉駿正是路惠男的兒子,當劉駿繼位之后,路氏的地位變得更加顯赫。或許路氏的老一輩成員還比較低調,但新一代成員卻是生來富貴,經常也認為自己是豪門士族的一份子。

對于這種新貴家族,很多人都會避免與之產生齟齬。但對于瑯琊王氏這樣的巨無霸而言,對于王僧達這種失勢的大貴族而言,他連皇帝都敢于公開非議,怎么會把區區一個路氏放在眼里呢?

有一天,路慶之的孫子路瓊之去拜訪王僧達,言語之間并無特殊的尊敬之意。換言之,路瓊之認為自己和王僧達可以平起平坐,王僧達一看路瓊之這幅德性,就問了他一句話:“我們家從前有個馬夫叫路慶之,不知道和你是什么關系?”聽到這種話,路瓊之頓時感到十分沮喪。

黃門郎路瓊之,太后兄慶之孫也,宅與僧達門并。嘗盛車服詣僧達,僧達將獵,已改服。瓊之就坐,僧達了不與語,謂曰:"身昔門下騶人路慶之者,是君何親?"——《南史》·卷二十一·列傳第十一

無論何時,直呼對方父親和爺爺的名字都是一件非常不禮貌的事,王僧達不但直呼路瓊之爺爺的名字,還公然揭露對方爺爺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可謂無禮至極。

王僧達之所以要這樣做,也許就是想告訴路瓊之:“你不要以你奶奶是皇太后,你就好像是什么豪門士族,可以和我平起平坐了。在我看來,你充其量就是個暴發戶。”

路瓊之剛起身,王僧達就叫人把路瓊之坐過的胡床燒掉。路瓊之離開王家的時候臉色如何?大家可以自行代入想象一番。

王僧達和路瓊之有什么仇嗎?應該是沒有的。他之所以會這樣做,應該也只是發泄自己對現實社會的不滿:要是沒有我王僧達的支持,他劉駿能有今天?可現在,我家馬夫的孫子都敢跟我平起平坐,還有天理嗎?

從門第論和血統論的觀點出發,王僧達的所作所為并沒有什么過錯。而且這并不是王僧達的個人行為,更代表著豪門士族對宋孝武帝劉駿的不滿。

現在王僧達為了維護豪門士族的尊嚴,親自出面教訓路瓊之,等于是說出了豪門士族想說而不敢說的話。如果宋孝武帝劉駿敢因此治王僧達的罪,那就等于是公然否定門第論和血統論。

基于種種考慮,宋孝武帝劉駿還是沒敢直接與豪門士族翻臉。盡管路太后氣得要死要活的,劉駿還是安撫住了自己的母親。

帝曰:"瓊之年少,無事詣王僧達門,見辱乃其宜耳。僧達貴公子,豈可以此加罪乎?"——《南史》·卷二十一·列傳第十一

但等過了這個風頭,宋孝武帝劉駿就找了個借口,以一個莫須有的謀反罪名,處死了王僧達。

僧達屢經犯忤,以為終無悛心,因高阇事陷之,收付廷尉,于獄賜死。——《南史》·卷二十一·列傳第十一

這個罪名找得很合適。因為謀反是抄家滅族的大罪,可宋孝武帝劉駿只是處死了王僧達一人。如果擺到明面上說,這真是皇帝寬大為懷了。所以在殺死王僧達之后,劉駿又做了一番表演,為王僧達追贈了一大堆虛銜。

帝亦以為恨,謂江夏王義恭曰:"王僧達遂不免死,追思太保余烈,使人慨然。"——《南史》·卷二十一·列傳第十一

PS:《南史》在記載這段歷史的時候,寫了一個“恨”字,個人認為應該是“憾”,否則前后不搭。不知是否我找的版本不對,如有考究過的仁兄,請在評論區指出,謝謝。

宋孝武帝劉駿通過這種表演,表明了自己的兩層意思:

一、他針對的只是王僧達一人,與瑯琊王氏無關,與其他豪門士族無關;

二、他之所以要針對王僧達,是因為王僧達不敬皇權,希望其他人引以為戒。

換言之,宋孝武帝劉駿愿意接受門第論和血統論占社會輿論主導地位的既定事實,但豪門士族在身居高位的同時,必須學會尊重皇權。

目中無人,不敬皇權,王僧達等三人堪稱反面教材


除了王僧達以外,顏竣和沈懷文也被宋孝武帝劉駿殺死了。

顏竣出身名門,是宋孝武帝劉駿的頭號親信。但顏竣有一個習慣,他喜歡勸諫孝武帝,而且自恃關系,在勸諫時從來都是直出直入,沒有什么避諱。久而久之,劉駿受不了了,就把顏竣調離了中央政府。

竣諫爭懇切,并無所回避。上意甚不悅,多不見從。——《南史》·卷三十四·列傳第二十四

顏竣雖然被調離了中央政府,但他的級別依然與從前一樣,僅僅是與皇帝的關系疏遠了,僅僅是從中央到了地方。從這個角度來看,宋孝武帝劉駿雖然疏遠了顏竣,卻并沒有實施什么打擊報復。

但顏竣總覺得自己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所以就像王僧達一樣,成天非議皇帝和中央政府。宋孝武帝劉駿得知這一事實之后,立刻把顏竣抓了起來。這個時候,顏竣有些害怕了,但為時已晚。

及王僧達被誅,謂為所讒構,臨死陳竣前后忿懟,恨言不見從。——《南史》·卷三十四·列傳第二十四

從宋孝武帝劉駿的角度來看,他并沒有做什么對不起顏竣的事,但顏竣卻成天在背后說自己的不是,劉駿的憤怒我完全可以理解。所以沒過多久,顏竣就被殺了。

召御史中丞庾徽之于前立奏,奏成,詔先打折足,然后于獄賜死,妻息宥之以遠。——《南史》·卷三十四·列傳第二十四

沈懷文的情況與顏竣大同小異,也是因為感受到了宋孝武帝劉駿的疏遠,開始和劉駿斗氣。

懷文屢經犯忤,至此上倍不悅。——《南史》·卷三十四·列傳第二十四

宋孝武帝劉駿看沈懷文不聽話,就任命沈懷文給自己的兒子劉子勛當長史,并兼任廣陵太守。從這個角度來看,宋孝武帝劉駿雖然疏遠了沈懷文,卻并沒有實施什么打擊報復,因為沈懷文的級別依然與從前一樣。

五年,出為晉安王子勛征虜長史、廣陵太守。——《南史》·卷三十四·列傳第二十四

但沈懷文對此非常不高興,在一次因公事回到都城之后,就像釘子戶一樣賴著不走了。

最初說自己女兒病了,要多呆三天,過了期限依然不走。看到沈懷文這樣不服氣,宋孝武帝劉駿就撤了他的職,并說十年之內不讓他當官。沈懷文一看劉駿敢這樣對自己,立刻決定賣掉房子回老家。斗氣斗到這個份上,劉駿一生氣就殺了他。

明年坐朝正事畢,被遣還北,以女病求申,臨辭又乞停三日,訖猶不去,為有司所糾,免官,禁錮十年。既被免,賣宅還東。上大怒,收付遷尉賜死。——《南史》·卷三十四·列傳第二十四

目中無人,不敬皇權,王僧達等三人堪稱反面教材


王僧達敢與宋孝武帝劉駿公然叫板,顏竣敢因為劉駿疏遠自己就背后說劉駿的不是,沈懷文敢因為劉駿疏遠自己就與劉駿斗氣。這種種緣由,肯定與他們各自的性格、際遇有關,但更重要的原因恐怕還要從豪門士族的尷尬處境里面找。

豪門士族絕不會輕易承認皇帝已高高在上的事實。而宋孝武帝劉駿嚴厲打擊他們,只是為了維持皇權高高在上的事實。王僧達、顏竣和沈懷文的死,其原因都是一致的:他們不敬皇權。

進入南朝之后,豪門士族就處于這樣一個尷尬的位置。

說他們地位下降了吧,他們卻依然壟斷著上層社會的主要政治和經濟資源,而對于頂尖的豪門士族而言,他們一出生就處于中央政府最上層。

說他們主宰著國家吧,他們顯然對國家的實權可望而不可及,得罪皇帝的下場往往都是不得好死。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未來的路該怎么走,已經由不得他們做主了。

目中無人,不敬皇權,王僧達等三人堪稱反面教材

五子棋怎么玩视频教程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官网 股票市场指数 河北燕赵20选5AA 快乐赛车是正规的吗 股票融资是什么意思啊券 贵州快3开奖官网 佳人期货配资公司 湖北快三走势图及号码 安徽快3直播 上市公司公开发行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