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買車
罕見石鼓文北宋拓本,一代文宗阮元摹刻 !
發布時間:2019-11-16
 

據《揚州晚報》2016年9月3日文章,清代的阮元曾藏三名碑于阮氏祠堂,其中三碑刻為秦代《泰山碑》、東漢《華山碑》、三國吳《天發神讖碑》。此三碑被阮元列入“金石十件”之中。又有人稱為“阮氏三寶”。據資料記載,阮元還曾摹刻過先秦時期的《石鼓文》,書法界稱此為籀文的代表。


罕見石鼓文北宋拓本,一代文宗阮元摹刻 !



篆書(甲骨文和象形文字)也是漢字的肇始。至今發現的先秦刻石文字遺存,最早的要屬《石鼓文》,在書法史上屬于大篆,也稱“籀文”。該刻石于唐初被發現。原石作鼓形,共十石,分別刻有四言詩一首,徑約三尺余。內容記述秦國君田獵之事,故又稱“獵碣”。曾被棄于陳倉云野,故又稱“陳倉十碣”。原石在天興(今陜西寶雞)三畤原,歷經輾轉,今石藏北京故宮博物院。后以拓本行世。阮元曾就《石鼓文》拓本摹刻,置于揚州。

嘉慶二年(1797)夏,阮元細審天一閣藏北宋《石鼓文》拓本。“(阮)元于嘉慶二年夏,細審天一閣本,復參議明初諸本,推究字體,摹以書意,刻為十石,除重文不計,凡可辨識者四百七十二字……”(《杭州—揚州重摹天一閣北宋石鼓文跋》)。

阮元記曰:“天下樂石以岐陽石鼓文為最古,石鼓文拓本以浙東天一閣所藏松雪齋(趙孟頫)北宋本為最古。海鹽張芑堂(張燕昌)曾雙鉤刻石于家。余細審天一閣本,并參以明初諸本,屬芑堂以油素書丹,被之十碣,命海鹽吳厚生刻之。至于刀鑿所施,運以意匠,精神形跡,混而愈全,則揚州江墨君德地所為也。”據此可知,后摹刻時,刻工之一有揚州人江德地,而且刻工尤其精湛。江德地,字墨君,儀征人。善隸古,工篆刻。吳隱《廣印人傳》有傳。又載:“天一閣北宋石鼓拓本,凡四百七十二字,余摹刻為二,一置之杭州府明倫堂,一置揚州府學明倫堂。”(《金石十記》)可知是年, 揚州當有摹刻的“石鼓”十石,“置于揚州府學明倫堂”,但今以無從考。

嘉慶十一年(1806)六月。揚州太守伊秉綬囑重刻石鼓十石于揚州學府。并有文《揚州府學重刻石鼓跋》云:“岐陽石鼓文,惟寧波天一閣藏北宋拓較今本完好之字為多,阮中丞蕓臺學生視學浙江時曾刻置杭州學府。今重摹十石,置之揚州府學。大儒好古,嘉惠藝林,洵盛世也。”以此表明,揚州確實藏有摹刻的“石鼓” 十石。

嘉慶十二年(1807)六月。阮元又摹刻《石鼓文》于揚州明倫堂。

至今著述與研究《石鼓文》者凡百十余家。該刻石文字多殘損,至北宋歐陽修所錄時,已僅存“四百六十五”字。明代范欽“天一閣”藏宋拓本僅存“四百二十二”字,清時揚州府學所置之石,則是以“天一閣”所藏為底本所摹刻。

據《揚州晚報》2016年09月03日刊文稱,“然而天一閣《石鼓文》宋代拓本已毀于火,另有宋拓本藏于日本。今天在揚州竟見不到所摹‘石鼓’十石之一,亦未見早期拓本留存于此,不能不說是個遺憾。”


近日,有書友分享一份《儀徵阮氏重撫天一閣北宋石鼓文本》文件,原本藏于美國哈佛大學哈佛燕京圖書館。

字口清晰,摹刻精良

特此分享,以補遺憾

(附送高清福利)

儀徵阮氏重撫天一閣北宋石鼓文本.清.張燕昌書丹.吳厚生、江德地摹勒.美國哈佛大學哈佛燕京圖書館藏。清嘉慶2年(1797)阮元原刻經摺裝初拓本。



罕見石鼓文北宋拓本,一代文宗阮元摹刻 !


罕見石鼓文北宋拓本,一代文宗阮元摹刻 !


罕見石鼓文北宋拓本,一代文宗阮元摹刻 !


罕見石鼓文北宋拓本,一代文宗阮元摹刻 !


罕見石鼓文北宋拓本,一代文宗阮元摹刻 !


罕見石鼓文北宋拓本,一代文宗阮元摹刻 !


罕見石鼓文北宋拓本,一代文宗阮元摹刻 !


罕見石鼓文北宋拓本,一代文宗阮元摹刻 !


罕見石鼓文北宋拓本,一代文宗阮元摹刻 !


罕見石鼓文北宋拓本,一代文宗阮元摹刻 !



高清福利文件書名:清 儀徵阮氏重撫天一閣北宋石鼓文本文件格式:PDF文件大小:9.3M
相關閱讀
五子棋怎么玩视频教程 九游棋牌游戏大厅下 …? 好彩一开好彩奖结果 35选7开奖号码是 财神捕鱼966棋牌 pc蛋蛋预测软件源码 四肖期期 免费 qq麻将安卓 天天捕鱼电玩版兑换码 516游戏棋牌 免费四人单机无网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