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買車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發布時間:2019-10-23
 

2017年,上海,草莓音樂節。

來自南京的李先生壓軸登場,他帶了一支成員眾多的樂隊,把舞臺弄得像交響樂現場。

演出結束后,李先生和樂隊匆匆坐上中巴車離開。

那天,他剃了一個光頭,腦后留一小撮頭發,扎成一個小辮子。

沒想到,2年后,他被抓住小辮,演出暫停,封殺,解禁看來遙遙無期。

看完2017年上海草莓音樂節,我回到北京,2個月后,我離開了北京。

01 成都

去Livehouse看演出的愛好,是在成都上大學的時候培養的。那時候成都還沒有萬象城,小酒館的演出場地還在玉林路。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也是在成都上大學的時候,開始聽一些國內的樂隊和獨立音樂人的歌。當時阿修羅樂隊在成都很紅,我經常聽《喚醒沉睡的你》、《大雨將至》。也聽綠色頻道、童黨、愚人船、誘導社、青年小伙子……隔壁宿舍的死黨每天在唱《南方》,那是達達樂隊的歌。

這些樂隊,我從來沒有去看過他們的現場演出。

現在想起來,在成都看過的現場演出,給我印象最深的,除了李先生,居然是一個叫小鑰匙的組合。小帥哥彈吉他,小美女唱歌,非常小清新。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之所以記得他們,是因為他們總是在各種演出里給別人暖場,而且總是唱《褪色》。很多年之后,我在微博上去找他們的消息,發現這對小情侶已經分手了,組合自然也解散了。

在小酒館看過最好的現場是The Verse,估計知道這個樂隊的人不是特別多,網上一搜,出來的The Verse是陳綺貞的那個樂隊。兩個樂隊同名,但風格完全不同。

在豆瓣小站上,關于The Verse的介紹是這樣的: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在小酒館看到的The Verse,樂隊有差不多7、8個人,可以叫樂團了,每個人拿的樂器都不同,那是我第一次知道FUNK(放克)這種音樂。一種有點像爵士的音樂。那天晚上The Verse的現場非常歡快,各種樂器組合在一起,悅耳極了,是想讓人跳起來的音樂。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The Verse出過一張專輯,叫《雙城記》,專輯很好,但現場演出的魅力,遠遠超過專輯。

后來The Verse的核心主創黃勃回到了廈門鼓浪嶼,很多年我都沒有再聽到他們的消息。在網上搜The Verse+黃勃,最新的消息停留在2015年,黃勃帶著The Verse參加了長沙音樂節。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樂隊的夏天》第二期里,Click#15說他們就是中國最好的放克樂隊,我想起多年前在小酒館看到的The Verse,心里想:他們才是中國最好的放克樂隊呢。

當然,最后還是被Click#15的表現征服了,太厲害了。說自己是中國最好的放克樂隊,不是狂妄,而是自信。

除了小酒館,也去“37度吧”和“家吧”,37度吧就在四川大學里面,窗戶一開,外面就是校園。

白天我也去過“37度吧”,找老板買唱片,老板拉出一個紙箱子,里面堆滿了各種CD,國外的,國內的,樂隊的,獨立音樂人的。口袋唱片出的幾張包裝簡單的CD就是在那兒買的,還買了一張楊一的CD。

“家吧”在錦江邊上,江的斜對面是錦江碼頭,隔著一條馬路,是修成一艘大郵輪模樣的成都萬里號大飯店。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去“家吧”是為了看吳虹飛和幸福大街樂隊的專場——“再不相愛就老了”,暖場的是李先生。去得不算晚,但人已經爆滿,被擠到了門口的地方,暖場結束的李先生背著琴往外走,婉拒了吳虹飛一起吃宵夜的邀請,說晚上還要看球賽。那年是2008年,有歐洲杯。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后來在北京的糖果星光現場還看過吳虹飛和幸福大街的演出,那是后話了。再后來,吳虹飛出事了,再也沒看過她的演出,那也是后話了。

02 上海

離開成都,在上海待了一年。

那時浦東新區還沒有現在這么繁華,張江、巨峰路一帶,是一個一個的大工廠,白天也不熱鬧,天黑之后,更加荒涼。

在上海待的那一年,我沒有去過MAO。

平安夜的晚上,和兩個朋友鉆進一個小酒吧里看演出,幾個樂隊的拼盤,我一個樂隊都不認識,唱得也浮夸做作。看了一會兒,忍受不了,我們就走了。

但是在上海,還是看過好的演出,只不過是不是那一年去看的,已經不記得了。那時候“頂樓的馬戲團”還沒有解散,在育音堂搞了一個專場。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我從沒見過這么好笑的樂隊,雖然不知道他們說的是上海話還是寧波話,或者一半上海話一半寧波話,但是氣氛能感染人,整個場子變成歡樂的海洋,一場相聲+搖滾的專場。我后來再聽“頂馬”的歌,覺得他們是中國最好的朋克樂隊。

但如果你只聽過他們的專輯,沒有看過他們的現場,你就體會不到他們全部的好。

據說“頂樓的馬戲團”在很長一段時間都是“上海之光”,上海滾圈的“扛把子”。如果北京的樂隊、樂手去上海演出,“頂馬”一定要出面招待,而且陸晨和梅二等人拼得玉石俱焚也要把北京的朋友喝醉喝吐喝倒為止。

多年之后在北京798里再看到陸晨,是小河做了一張叫《音樂肖像:時間的蜜》的專輯,他請了很多樂手上臺表演,連搞兩天,像晚會一樣。陸晨不唱歌,成了晚會的主持人。

關于上海的記憶,除了最后2017年的草莓音樂節,往前推2年,2015年,也是草莓音樂節。

在上海外灘發生跨年夜踩踏事件后,大型的集會活動在北京被禁止了,包括草莓音樂節在內,很多活動都沒法在北京辦。所以2015年的五一,跑到上海站的草莓音樂節去看演出。(在上海出的事,上海的活動照常進行,北京反而被禁了。唉~)

那年的上海草莓音樂節,大出風頭的是日本鼓手HAYATO,出風頭不但因為他長得帥,還因為兩支大牌樂隊都用他做鼓手。他和新褲子演完,沒一會兒左小祖咒上臺,鼓手還是他。

舞臺下的姑娘們陷入瘋狂,不認識HAYATO的在說“那個鼓手好帥”,認識HAYATO的,大聲喊著他的名字。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那年草莓音樂節,印象最深的是左小祖咒唱《小莉》,“如果我吻你你就微笑,我就吻你……”,有人把塑料杯里的啤酒灑向空中,我們在啤酒下的雨里聽《小莉》,都聽醉了。

03 北京

在北京待的時間最長,看的現場演出也最多,但要說起,千頭萬緒,不知道哪里是開始,哪里是結束。

萬能青年旅店發了《萬能青年旅店》這張專輯的時候,我第一次知道了這支樂隊。他們在MAO搞了專場,人當然很多了,但多得并不夸張。再過幾年,當萬青成為每一個中國文藝青年(不管真假)都知道的名字的時候,不敢想象還能買得到萬青的專場演出的票。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那個夜晚,一直等到最后,萬青終于唱了《秦皇島》。

又過了幾年,萬青在草莓音樂節的舞臺上唱起《秦皇島》的時候,夕陽的余暉打在舞臺上,天色將暗未暗,舞臺的燈光和夕陽交織出奇異的色彩,舞臺下、土坡上全站滿了人,《秦皇島》變成了全場大合唱,唱著唱著,眼淚不知道什么時候流了出來。

在那次草莓音樂節,還看了新褲子、謝天笑、扭曲的機器,甚至還有黃義達,黃義達的演出一開始就出了問題,吉他聲音沒出來,但他還是堅持演完。

還有誰?不太記得了。

在北京去得最多的應該還是麻雀瓦舍,二手玫瑰、五條人、杭蓋、南無……

愚公移山也去,有一次旅行團和海龜先生兩個隊做拼盤,臺下的小姑娘多半都是去看孔陽的(旅行團主唱)——那時候他還叫孔陽,不知道什么時候改成孔一蟬了。一開始是沖著海龜先生去的,結果旅行團先演,我也喜歡上了這支樂隊。

還有其它的一些地方,看布衣樂隊是在鼓樓,看野孩子是在后山藝術空間,在五棵松體育館看了痛仰,盤尼西林是在麻雀瓦舍看的,好像是和丟火車等幾支樂隊弄了一個大拼盤。對了,還在MAO看過一場逃跑計劃的專場,在《夜空中最亮的星》紅遍全國之前。

離開北京的那一年,去糖果星光現場看蘇菲·珊曼妮(Sophie Zelmani)的時候,想起在這個場地上看吳虹飛和幸福大街,她請白巖松上臺說幾句,白巖松說了幾句,主持人的本色流露,抓著話筒不放手,臺下觀眾不高興了,讓他趕緊下去,讓吳虹飛上臺。

后來去西直門旁邊的北展劇場看小娟和山谷居民,小娟的聲音真的太好了,她一開口,整個劇場全安靜了,連呼吸都變得小心。

我甚至去看了日本樂隊MONO的演出,在愚公移山。MONO被公認為世界四大后搖樂隊之一,沒想到,現場聽后搖也很棒。

2017年第一次離開北京,我感覺并沒有徹底離開北京,因為不到一個月后,我又回了一趟北京,為了看Liam Gallagher(綠洲樂隊主唱)在國家奧林匹克體育中心體育館的專場。那是Liam第一次中國巡演——誰知道是不是最后一次呢。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04 樂隊的夏天

在《樂隊的夏天》這檔節目開播之后,我瘋狂地向身邊的朋友安利,有的朋友看,有的朋友不看。有的朋友不解:這就是一檔綜藝節目,有那么好看嗎?

我也不解:1000個樂隊里選出了31支樂隊,簡直就是一個音樂節啊,不值得看嗎?

而且,看看這個名單:

旺福、新褲子、醒山、熊貓眼樂隊、宇宙人、Click#15、痛仰樂隊、茶涼粉、刺猬、反光鏡樂隊、果味VC、海龜先生、和平和浪、黑撒樂隊、猴子軍團、皇后皮箱、九連真人、鹿先森樂隊、旅行團樂隊、MLK麋鹿王國、Mr. Miss、Mr. WooHoo、面孔樂隊、南無樂隊、盤尼西林、葡萄不憤怒、青年小伙子、斯斯與帆、VOGUE 5、BongBong 邦邦樂團、薄荷綠。

我的半個青春,都在這里面了吧。

說真的,我并不關心最后的HOT 5是哪五支樂隊。

青年小伙子已經被淘汰了,沒關系,他們是“樂隊中的樂隊”,中國的“地下絲絨”,他們還在唱歌,就很好;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果味VC也被淘汰了,沒關系,他們也給我帶來過美好的瞬間;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鹿先森被diss太流行,他們的《春風十里》爛大街了,那又如何?喜歡的人自然還是會繼續喜歡;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小樂真的挺狂的,但是盤尼西林也是真的好,他狂是因為他有料;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面孔樂隊這樣的老炮,能站到臺上,就已經很搖滾了;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高虎把馬東懟得話都說不出,痛仰還是很有脾氣;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九連真人是一匹大黑馬,有人在《莫欺少年窮》下面評論:萬青是,鐵幕重重困少年;五條人是,夢幻麗莎迷少年;九連真人是,群山連綿圍少年。真好;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Click#15的Ricky和楊策是兩個天才;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在臺上緊張手抖到彈不了吉他的斯斯,帆帆一開口天就亮了;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被淘汰的和平和浪,我也很喜歡;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Mr.WooHoo這么強的樂隊,還想聽他們多唱幾首歌;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還沒有出場的海龜先生、新褲子、刺猬,非常期待他們的表現。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這么多人都在安利的《樂隊的夏天》,有沒有你的青春回憶?

聽音樂,一直都是一件很私人化的事情。內行聽門道,外行聽熱鬧,我這樣的外行,也是聽聽熱鬧。

但是除了熱鬧,我還知道,那些聲音,都是我回憶里的背景音樂。

一首歌也許就是一個故事,一首歌也許就是一段記憶——即使記憶已經有些錯亂。

一首歌,也許就是某一塊青春的印記。

有一天我們都會老去、死去,但那些聲音,會留下來,連同那些聲音留下來的記憶,也許也會存放在某個角落吧。

(文中所有圖片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相關閱讀
五子棋怎么玩视频教程 六肖六码必选一肖 分分彩开奖计划 钱盈配资 河南福彩22选5走势图 二肖默认论坛discuz 股票涨停是好的意思么 云南快乐10分中奖查询表 私募基金与资产配置 网上捕鱼平台 山东群英会任二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