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簽證
殷商古國——絴國,殷西北部的一支“馴羊族”,與商斗一個世紀
發布時間:2019-11-17
  "

殷商西北部有很多游牧民族建立的方國,我們熟知的有羌方、羞方、美方等。這些民族擅戰,其勢力往往不是單獨存在的,他們習慣抱團取暖,與周邊民族聯合,一起南下侵擾中原,令商王朝防不勝防。比如虘國篇中講到的“四邦方”,就是羌方、羞方與虘方、轡方組建的一支“合縱”。這里要說的絴(xiáng)方也是其中一支,對商王朝時叛時服,屬性極不穩定,而且多次與周邊的(上工下口)方合作,對商王朝統治形成了一定危脅。為此殷墟各期卜辭中都有征伐絴方的記載。絴方的地理位置根據卜辭應該位于殷西或殷西北,與(上工下口)方相鄰。相關銅器有上世紀在殷墟安陽梯家口村西出土的一件晚商絴箙”,應該是商代絴族的器物。箙,本是上古時期一種用竹或獸皮制成的箭壺,進入冷兵器時代后,開始銅制。

\"殷商古國——絴國,殷西北部的一支“馴羊族”,與商斗一個世紀\"

從“絴”的甲骨文來看,絴方跟羌一樣是個牧羊族,“纟”傍可能源于該族習慣拴牧或跟“圈頸馴羊”有關。也有可能源于祭祀或禮儀,《禮記·曲禮》說:“效羊者右牽之”用右手牽羊送人的意思,成語“順手牽羊”就從這里來。但根據彭邦炯先生《說甲骨文的絴和絴方》的說法,“絴”的甲骨文可能作“牽”。但一般而言,“牽”跟“牛”有關,而非“羊”,當然也不排除絴方本身就是一支牧牛族。并指出牽通堅,其地理位置在今山西繁峙縣一帶,金元時這里稱堅州,其名字可能來自商代絴族。從甲骨文來看,牛角多為向上翹,羊角多為向下卷曲,“絴”的甲骨文應該是羊,并非牛。縱觀甲骨文,兩字有些相似,象形主部都作“羊或牛”,“頸”部套有圈索,連著一根絲繩,作“牧人牽羊(牛)狀”,意為馴“羊或牛”,兩字可能存在一定淵源。

\"殷商古國——絴國,殷西北部的一支“馴羊族”,與商斗一個世紀\"

絴的甲骨文

\"殷商古國——絴國,殷西北部的一支“馴羊族”,與商斗一個世紀\"

牽的甲骨文

絴方在第一期卜辭中出現時已經臣服商朝,但卜辭中有“王釋絴”的記錄,意思是商王釋放了絴人,應該指戰敗被俘的絴人,或可證明絴方與王室剛剛經歷了一場戰役,絴人最終投降,于是商王釋放了俘虜。卜辭:“癸未卜,囗令絴妣……”,辭缺,從“令絴”來推斷,降服后的絴人已完全聽命于商王的調遣。商王用他來做什么?無外乎兩種:一種利用戰敗國來抗擊周邊其它敵對勢力,類似于后來的“以夷制夷”;另一種就是在臣服國的領地里開辟一塊區域,勒定他們為自己勞動,這類勞役者叫“芻”。這里是后一種,卜辭:“癸巳卜,賓,貞令眾人囗入絴方圣田。”可見絴國有商王的“圣田”,并令絴人去開墾。臣服國要向王室納貢,這是天經地義,卜辭:“絴入五。”這是一條絴人向商王進貢龜板五塊的記錄。“囗寅卜,貞絴囗亡禍。六月。”這是商王貞問絴地有沒有災禍,可見絴方雖已征服,商王還會時刻提防他會否叛變,或會否有其他民族入侵。

\"殷商古國——絴國,殷西北部的一支“馴羊族”,與商斗一個世紀\"

絴方沒有遭到其它勢力的入侵,但可能受到了附近(上工下口)方的唆使,導致再次背叛王室。卜辭中有“(上工下口)方其以絴方”的記載,具體細節沒有說清楚,但隨后絴方就遭遇了商王的征討。卜辭:“丁卯卜,貞:奚絴伯盂,用于丁?”奚,是古代對奴隸的稱呼;丁,即祭丁,在丁日那天的祭祀。這里將絴伯盂視為奚奴,用以祭祀,可見,商王通過征討活捉了絴伯,并決定將這個叛國之君用以人祭。由于絴方是被迫臣服的,注定好景不長,在第三期卜辭中,絴方與王室仍然處于敵對狀態。卜辭:“今秋叀告伐絴。”商王在秋季時伐絴,并在其它同期卜辭中多有“伐絴”記錄,此次伐絴應該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最后商王伐絴勝利,并再次在絴地辟置“圣田”,派親信去絴地開展督導工作。卜辭:“……貞王令多……絴圣田。”意思是商王令多去(視察)絴地的圣田。據絴族銅器“絴箙”在殷都安陽出土來看,絴族與殷商王室或許保持過一段較為親密的時光。

\"殷商古國——絴國,殷西北部的一支“馴羊族”,與商斗一個世紀\"

(參考)秦出土銅箙

絴方從武丁以來,與王室分分合合,最終在武乙、文丁時期被徹底降服。晚商帝乙、帝辛時已不見任何相關絴方的卜辭,可能已經被商族徹底融合,不再引起王室的關注,其蹤跡已不可追尋。

文/堰風

殷商古國——虘國,遠古時期一支“與虎謀皮”的民族

"
相關閱讀
五子棋怎么玩视频教程 浙江6+1开奖结果走势图带连线 街机电玩捕鱼平台 北京pk10下载 22选5超长走势图 北京快3开奖图 pk10预测最准的网站 足球射门 吉祥棋牌电脑版? 福建22选5走势图开奖结果 刮刮乐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