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生肖
新版《獅子王》:真至毫厘,謬至千里
發布時間:2019-11-17
  "

鑒于此前在導演喬恩·費儒(Jon Favreau)的訪談中看到,導演本人認為這部《獅子王》叫“真人版”或“真獅版”都不合適,叫什么版合適連導演自己都糊涂了,所以本文就用一個既絕對正確又了無新意的稱呼,把1994年的《獅子王》稱為老版,2019年的這一部《獅子王》稱為新版吧。

\"新版《獅子王》:真至毫厘,謬至千里\"

新舊兩版《獅子王》海報對比

對于一個曾經看老版《獅子王》多達三十遍的老影迷來說,這部新版《獅子王》的觀影經歷簡直是一場災難。整部電影在創意上的根本出發點是,要力求達到百分之一百的仿真效果。倘若這是做了一個科學實驗,那無疑是成功的。片中出現的各種場景各種細節,誰也看不出來哪些是真的哪些是電腦做出來的——據說全部都是電腦做的,那就更厲害了。問題在于,這不是在做科學實驗,而是在做電影啊。影片中所有動物的每一根毛發都逼真至極,結果是什么?不就是一部《動物世界》嗎?至多是一部給動物們配了英語發音的《動物世界》。這種觀感,從追求百分百仿真的這個蹩腳創意一開始,便已經被注定了。每次片中角色開口講話時,都讓人感覺嘴型對不上,好像那個聲音不是從那張嘴里面出來的。可是反過來想,你認為一只獅子說話的時候應該是什么嘴型才對呢?問題還是出在一開始的創意上。

\"新版《獅子王》:真至毫厘,謬至千里\"

新舊兩版木法沙及配音

其一、表情變化。

要不要做獅子的表情?這里便已經出現了二難選擇。倘若讓獅子臉上出現人一樣的表情變化,那就必須放棄百分百仿真的這種極致追求;倘若想要保留百分百的仿真效果,那就必須讓獅子的臉上出現的是獅子的表情,而不是人的表情。新版《獅子王》顯然選擇了后者。這樣做的結果是什么?結果是,我們聽到的是帶有喜怒哀樂各種豐富情感的臺詞對白,以及或宏大或優美或歡快或悲傷的各種插曲和配樂,而看到的,從頭到尾一直都是獅子們臉上呆滯的表情。整部電影的聲音和畫面完全剝離二分了。看的時候我時不時的懷疑一下,這部電影是不是把老版《獅子王》的聲音配搭在《動物世界》上了?

\"新版《獅子王》:真至毫厘,謬至千里\"

兩版《獅子王》中的小辛巴表情對比

當年老版的《獅子王》為什么能那么感染觀眾?直接原因是,片中那些獅子的臉上,呈現的其實是各種擬人化的表情,所以我們才會被它們的喜怒哀樂等各種情感變化感染到。我清楚的記得,當年和幾個高中同學在一個叫做“錄像廳”的神奇地方,第一次看老版的《獅子王》,沒有字幕沒有配音,從頭到尾一句臺詞也沒聽懂,愣是被感動的稀里嘩啦一塌糊涂。一部電影能夠感染觀眾的核心,是片中角色面部表情傳達出的情感制造出來的共鳴。新版《獅子王》劍走偏鋒,追求技術在“求真”這個維度上的極致,卻丟掉了電影的藝術內核。

\"新版《獅子王》:真至毫厘,謬至千里\"

新版《獅子王》里的辛巴,你能指望一只獅子臉上出現什么表情?

其二、角色造型。

“生動逼真”,這是我們常說的一個詞。新版的《獅子王》至少證明了一件事,那就是“生動”和“逼真”完全是兩回事。老版《獅子王》里丁滿和彭彭這兩個活寶角色,在造型上并不逼真,但是生動可愛。新版的這個彭彭——這不就是一頭真的豬嗎?有人會認為它比老版的可愛嗎?

\"新版《獅子王》:真至毫厘,謬至千里\"

重要配角彭彭,新舊兩版對比

花那么多力氣做一頭逼真的野豬出來,它和真的野豬相比,一樣的看著臟了吧唧,一樣的面目猙獰相貌丑陋,唯一的優勢是它可以聽導演使喚做各種動作配合表演,對于一部電影來說,這么折騰圖什么呢?

老版中的其他角色也統統難逃厄運。那個咋咋呼呼的丁滿不見了,變成了一只真的貓鼬;那只忠心耿耿的沙祖不見了,變成了一只真的大嘴鳥;那個瘋瘋癲癲的巫師拉飛奇也不見了,變成了一只真的狒狒……

\"新版《獅子王》:真至毫厘,謬至千里\"

新版《獅子王》里的辛巴和彭彭、丁滿,動物園即視感

其三、歌舞場面。

在這個問題上,新版《獅子王》可以說處處尷尬。九十年代這一批迪士尼動畫片,從《阿拉丁》到《獅子王》一直到《花木蘭》,可以說是好萊塢歌舞片傳統的一次升華。拿《獅子王》里的反派刀疤和土狼一起唱的那首做個例子。按照動畫片的創作規律,一定是音樂創作在前。有了歌曲,在動畫片這個藝術形式里面,創作者幾乎可以隨意變換各種畫面。不用考慮這一個場景和下一個場景的銜接問題;不用考慮某一個場景里面是不是真的有光源、光源的方向從哪里來;不用考慮畫面明暗變化甚至人物的大小變化是不是符合邏輯;不用考慮這些土狼怎么就突然能變成一支整整齊齊的隊伍走方陣;機位變化、俯仰角度……所有這些都不用考慮,只要能凸顯歌曲的情緒效果就行,畫面可以任意想象天馬行空不拘一格,而且這樣做在影片中完全自然融洽自成風格。

\"新版《獅子王》:真至毫厘,謬至千里\"

老版《獅子王》中刀疤唱的片段,畫面任意想象無須真實

\"新版《獅子王》:真至毫厘,謬至千里\"

新舊兩版《獅子王》中的反派刀疤對比

但是,在一個百分百仿真的環境里面,這些都沒辦法做到。于是在新版《獅子王》里出現這首歌的時候,畫面單調到了刀疤順著石壁往上跳、土狼圍過來;刀疤繼續跳、土狼繼續圍過來……就這么單調的兩個畫面來回反復切換,什么效果都沒了。后面的幾首經典插曲命運同樣如此。丁滿和彭彭初遇辛巴唱的那首,全然不見老版的那份歡快肆意;辛巴重逢娜娜時的那首,完全感覺不到彼此之間的那份美好愛意,這一切都是追求百分百仿真惹的禍。

\"新版《獅子王》:真至毫厘,謬至千里\"

老版《獅子王》里辛巴和娜娜重逢場景,筆畫簡單卻感情生動

我本人并不懷念舊的技術,有了CD以后就不需要磁帶了,有了數碼相機以后膠卷也退出歷史舞臺了,前些年電影界還有人探討膠片和數字攝影各自的優劣,這些年也消停了。問題在于,倘若我們把一部電影或者動畫片當成是一件藝術作品來欣賞,想要從中獲得一種審美層面的快感,讓技術為藝術服務,這個宗旨是不能本末倒置的。這部新版的《獅子王》在技術上無論再怎么具有里程碑意義,在藝術上,相信很快便會被人遺忘。

\"新版《獅子王》:真至毫厘,謬至千里\"

許多年以后,我頭腦中會記得的《獅子王》,依舊會是老版的這一部

注:原文首發于澎湃新聞有戲欄目

"
相關閱讀
五子棋怎么玩视频教程 新浪财经大盘行情 佳永配资-专注股票做配资 浙江体彩6十1什么时候开始 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排列五开奖结果查询 手机东方财富网 北京股票开户 内蒙古11选五奖金多少 陕西体彩十一选五时间 冮西体彩11选5多乐彩